袁仁国腐败案:茅台酒审批权成摇钱树 大搞政治攀附

 

图为贵州省委召开全省开展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专项整治警示教育会议会场。

王新民 摄

 

 
图为茅台酒厂生产现场。 (资料图片)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贵州全面打响一场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专项整治攻坚战。

  一年来整治效果如何?近日,记者前往贵州,一探究竟。

  刮骨疗伤

  全省共取消514家经销商通过违规违纪违法审批取得的茅台酒经营权

  茅台酒产自遵义仁怀茅台镇,是贵州最具地域特色的特产和资源,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但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地方一度公款吃喝盛行喝茅台,别有用心者送礼热衷送茅台,一些茅台专卖店在权力染指之下成了个别人谋取暴利的渠道,严重污染政治生态和社会风气。整治用茅台酒谋取私利,已成为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需要大力解决的一个问题。

  2018年3月31日,经党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贵州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长王晓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经查,王晓光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公款喝茅台;本人或和家人通过大肆收受、变卖茅台酒,利用职权低价购买、高价倒卖茅台酒,获取茅台酒专营资格、开设茅台酒专卖店等方式,大发“酒财”。随着王晓光被查处,因领导干部搞特权而衍生出来的“茅台酒乱象”,逐渐浮出水面。

  已被查处的甘肃省委原书记、曾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的王三运,贵州省委原常委、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等,都有靠酒吃酒、以酒谋利问题。

  一段时间以来,一些领导干部打着“地方特产”的幌子,利用管辖范围内的名贵特产和特殊资源谋取私利,实质是以权力介入其中,将“地方特产”作为媒介和资本,大搞利益输送。

  长期以来,茅台集团在特许经营之外,还存在一些机关单位领导签批就能购买的“后门酒”。一些领导干部或亲属拿批条、配额来卖“飞单”,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倒卖给“酒串串”,快速变现、一本万利。

  去年7月,中央第四巡视组向贵州省委反馈巡视情况时,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用茅台酒谋取私利等问题。贵州在中央巡视组反馈问题整改工作基础上,在全省范围内开展了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专项整治。

  “茅台集团好好的,每年都在盈利,搞专项整治会搞垮茅台,会影响茅台股价稳定,甚至还会阻碍全省经济发展。”“‘刀刃向内’破坏了‘一团和气’的氛围,影响员工工作激情,自曝家丑,会影响茅台酒和贵州形象。”……在开展整治之初,少数领导干部存在认识误区。

  面对杂音,贵州省委组织召开“全省开展领导干部利用茅台酒谋取私利问题专项整治警示教育会议”,统一思想、坚定立场。该省组建由省委书记担任组长的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并在各市(州)党委、省国资委、茅台集团等重点地区、单位成立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省委主要负责同志多次深入茅台集团开展专题调研,制定出台专项整治工作方案,确定专项清查、深化茅台酒营销体制改革等7项重点工作。

  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贵州全面深入组织领导干部开展自查清理,组织党员干部向所在党组织如实报告违规插手、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等行为。

  “我非常后悔,组织给了机会,给了政策,一而再地挽救自己,自己却没有珍惜。”茅台集团职工医院职工张某某在茅台集团内部开展的第二轮自查清理中,如实向组织坦白了自己违规插手、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在第一轮自查清理中未如实申报的问题。向组织坦白交代后,张某某如释重负,表示卸下了心理包袱,一定干好本职工作,重塑“茅台人”形象。

  在全省集中开展的两轮自查清理中,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领导干部和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共有392人填报有或曾经有插手、参与茅台酒经营等情况。茅台集团在集团公司及所属控股子公司全体员工、离退休人员中连续开展4轮自查清理,其中275名管理人员及员工填报个人参与或曾经参与茅台酒经营活动。茅台酒厂所在地仁怀市在开展自查清理中,124名党员干部主动申报本人或亲属参与茅台酒经营。

  “通过分类处置,敦促有问题的同志珍惜机会,相信组织、依靠组织,最大程度保护好整片‘森林’健康。”贵州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整治中,贵州坚持思想教育、政策感化、纪法威慑相结合,对向组织如实报告并主动纠正存在问题的干部,依据有关规定从轻、减轻或免予处理;同时,通过大数据比对技术,从严抽查核实,对核查发现申报不实的严肃处理。遵义市绥阳县公安局原局长陈洪勋、黔东南州榕江县委原督查专员潘春泉因心存侥幸、不如实申报,分别受到留党察看一年、政务撤职处分和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专项整治期间,全省共取消514家经销商通过违规违纪违法审批取得的经营权。对申报不实的党员干部进行严肃处理,立案审查调查11人、组织处理47人。

  严惩腐败

  专项整治查处的一系列案件中,以袁仁国案表现最为典型

  2018年10月,经中共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监委对茅台集团公司党委原副书记、董事长袁仁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审查调查。2019年5月,袁仁国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6月27日,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对袁仁国涉嫌受贿案,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贵州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此次专项整治查处的一系列案件中,以袁仁国案表现最为典型、问题最为突出、影响最为恶劣。

  袁仁国在担任茅台集团领导期间,奉行“我的地盘就应该我说了算”,把茅台酒各项审批权牢牢抓在手中,使其成为自家的摇钱树,批专卖店收钱、批经销商收钱、拆分经营权收钱、批条卖酒收钱……办公室、家中、医院、宾馆、餐厅、停车场等,都是其权钱交易的场所。

  除自己收钱外,袁仁国还放任家人、亲戚及身边人利用其职权和职务影响谋利,其妻子、儿女、堂弟、远房侄子等,甚至家中保姆、司机,都在袁仁国的帮助下以酒谋私获得巨额利益。

  大搞政治攀附、拉拢腐蚀干部,严重破坏政治生态,是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及其恶劣影响的主要表现之一。

  2006年以来,茅台集团在产品营销中采取特许经营模式。只要得到茅台酒专卖店、经销商资格或批条,不用经营管理,转手就能获取巨额财富。

相关阅读

上一篇:回家走出了“傲视群雄”的步伐   下一篇:《徒手攀岩》发幕后特辑 高难度拍摄挑衅极限巅

网址聚合地图

链接集合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