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加强信息素养教育关键在落实

当中美医生在地球两端协作完成同一个手术、当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可望彻底根除癌症,当老师可以根据每个学生的情况布置因人而异的作业……,这些只是信息技术扑面而来的几个缩影。信息技术显著地推动着各种发展,还改写了发展的模式,科学发现模式、技术应用模式、经济发展模式、社会交流模式都呈现着日新月异的变化,这些是信息社会的几个侧面。

信息社会呼唤信息素养

信息技术给我们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通过移动应用程序(APP)可实时预约车辆、通过慕课(MOOC)平台可选学适合自己的课程、通过网络平台可远程合作完成任务。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6月30日,我国网民规模达8.02亿,普及率为57.7%。在网络应用方式中, “网络即时通信”使用率最高,达到了网络总数的94.3%。随着互联网用户持续增加,互联网拉近了人们的社会距离,缩小了交流时空,为人们创设了更便利地交流环境。

但是,信息技术在促进社会经济发展、推动社会进步过程中,也引发了新的挑战和危机,信息安全的挑战、隐私的泄露、网络诈骗、恶意攻击等等,不仅危害到了个人安全,甚至危及到国家安危。据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统计,2018年上半年全国范围内接到网络诈骗举报12052起,涉案总金额19419.3万元,人均损失1.6万元,网络诈骗造成的人均损失还在不断提升。加强公民信息素养教育,提升公民信息素养,增强个体在信息社会的适应力与创造力,对个人发展、国力增强、社会变革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人的基本素养可以包括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使命观、幸福观、安全观等,而信息素养与人文素养和科学素养一样,是人的基本素养。

现代人必须具备的人文修养,主要指人文精神,包括尊重人的价值、人的感受、人的尊严,提倡人与他人、人与社会的和谐,是一个人为人处事的道德与伦理。现代人必须具备的科学修养,包括认识理解科学知识;认识理解科学研究过程和方法;认识把握科学技术对社会产生的影响。也就是用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去认识、解释各种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的能力。现代人同时还必须具备信息素养。信息素养通常表现为信息获取、信息鉴别和信息利用的意识和能力,对比人文素养,信息素养的本质则包括尊重信息的准确和安全,以及人、信息和社会的和谐;对比科学素养,信息素养的本质则是认识理解信息、认识理解信息技术方法、认识把握信息技术对社会产生的影响。

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关于信息伦理和信息素养的讨论,最初只是针对信息从业人员而言的,将其视作为信息从业人员的一种职业伦理和素养。如今不同了,互联网、智能手机和物联网的普及,令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的“数字地球”,与从业不从业已无差别。我们不能将信息素养的要求继续局限在信息技术从业人群。

信息素养的内涵也在不断丰富和完善,其核心的要素从四个维度界定:信息意识、计算思维、数字化学习与创新和信息社会责任。其中,信息意识主要包括对信息的敏感性、对信息准确性的甄别能力与对信息隐私和安全的保护自觉性;计算思维是要自觉利用计算机科学技术方法分析实际问题、解决实际问题;数字化生活与创新包括适应数字化环境、利用数字化资源和工具,提升终身学习效率和生活幸福感、开展创新和协同创新;信息社会责任包括自觉遵守信息相关法律、尊重信息相关道德伦理,杜绝有意或无意利用信息或信息工具危害国家、社会和他人。

信息素养教育不仅仅是要让新一代掌握信息技术知识、会操作,信息素养更关注他们自觉科学面对现实问题、综合利用多学科方法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更关注塑造他们正确的情感、态度和价值观。信息素养可以让学生具备在信息社会生存的从容感,面对日常的挑战和冲击能够从容应对;提升他们信息社会生活的幸福感,那种在信息化环境中游刃有余获得的效率和成就,和随之而来的自信;激发他们对个人和社会发展的危机感,准确判断个人现状与社会人才需求的差异,迎头赶上,并积极促进社会的安全和进步;启迪他们的使命感,了解信息社会发展特征,内化所肩负的建设使命。

国际信息素养教育的发展趋势

近些年,伴随新一代数字化工具成长起来的“数字土著”有着天生的信息技术优势,同时也表现出自我约束力弱、沉溺网络游戏、不负责任地发布网络信息等问题,说明“数字土著”并不能简单等同于“数字公民”,他们更加需要信息素养的教育。世界许多国家对信息素养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

2014年英国教育部将学校“信息与通信技术(ICT)”课程改为“计算(Computing)课程”,提出“确保学生具备数字胜任力,让学生应用、并通过ICT表达自己的想法,使他们能达到一定的水平以适应未来工作,并成为数字社会的积极参与者”的课程目标。

2016年美国计算机教师协会发布的《K-12计算机科学教育框架》指出“中小学计算机教育不只是要培养信息技术工具的消费者,更应该是培养在技术环境下的创新者”。同年,美国政府倡导的“CS For All(全民计算机科学)”运动进一步推动信息技术创新教育,加强“双深技能(double- deep skill)”型人才的培养。2018年,美国还提出了“AI For All(全民人工智能)”的教育计划。

2017年,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印发,强调实施全民人工智能教育,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随之,法国、美国等国家教育部门也相继提出在中小学开展人工智能教育的建议,这也反映出我国对信息社会人才培养的准确定位和前沿引领。比较国际信息素养教育的发展,从基础教育来看,信息素养教育主要表现出如下新特征:

首先,从注重激发学生“技术兴趣”发展到培育学生综合应用的“好习惯”。希望学生从一接触信息技术之始,就要养成使用信息技术的好习惯,扣好应用信息技术的“第一粒扣子”,要让学生知道什么时候用信息技术、什么时候不用信息技术,信息技术应该用到什么程度,如何使用信息技术等。

其次,从强调学生“工具操作技能”发展到“用学科方法解决问题能力”。引导学生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一体地思考信息技术是如何改变人们生活和学习,针对具体问题选用合适的技术工具与方法去解决问题,根据需要积极主动地使用技术,而不是成为技术工具的“奴隶”。

此外,从关注对“信息技术本身学习”发展到对“信息技术+”的学习。发展为学生要掌握如何从数据层面去理解信息、有证据的去做事情,采用“创客或STEM课程”方式,帮助学生不只是作为一名技术的“消费者”,也要成为利用技术改进自己的学习与生活,成为信息技术应用的“创新者”。

我们的对策

上一篇:栖霞档案:一个“关键字”解决一件“关键事”   下一篇:省级以下退役军人服务中心也正在组建